低碳发展 Low-Carbon Development

当前位置:首页 » 先行先试
户用沼气CDM项目惠及湖北恩施农民

  湖北恩施农民向心富家养了3头猪,沼气池收纳了猪粪便,产生的沼气被用来烧水做饭。向心富这一日常生活举动,却牵动了万里之外的欧洲。荷兰政府得为向心富使用清洁能源节省出的“碳排放”买单。

  恩施州是全国最大的沼气推广使用地,已有55万户用上了清洁的沼气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恩施的沼气推广还带来了一项跨国的“沼气碳”交易,成为中国“沼气碳”的第一个卖家。

  2009年,经世界银行牵线,恩施3万沼气用户与荷兰政府签订了6年碳交易协议,协议终止日期为2014年12月31日。

  从2011年起,恩施州已经完成了四次交易:2009年50192吨、2010年56147吨、2011年55739吨、2012年55196吨,累计减少碳排放217184吨,四次交易总额达1690.7万元(扣除相关手续费后)。

  “猪-沼气-蔬菜”生态经济样本

  向心富家住恩施市白果乡下村坝村,今年56岁,儿女都已外出打工,只剩他和妻子在家务农。白色的瓷砖,宽敞的客厅,穿过客厅,屋后是宽阔的菜地和一段狭长的过道,过道旁边是厨房和猪圈。

  向心富家养了3头猪,猪圈上方几根pv管和3米之外的厨房相连。猪圈下方同样有管道,猪的粪便可以自流到猪圈下方的沼气池里。

  他们家2007年用上了沼气,之前家里用煤炉做饭,蜂窝煤1块多一个,平均下来一天要用上6个,差不多每天要8块钱。

  向心富打开家里的煤气炉,一股蓝色的火焰升起,大约10分钟后,炉上的一壶水开始沸腾。趁着烧水的间隙,因家中的沼气池已经满了,向心富的妻子抽了两桶粪水去浇地,她说蔬菜大部分是自家吃,有时也拿集市上去卖。

  让她更开心的是,使用沼气不但节省了买煤的费用,而且还因为使用沼气,他们连续三年都得到了碳交易资金。2014年6月26日,他们拿到了2012年的资金97.93元。

  “下村坝村是从2000年开始推广沼气,目前村里共有651户人家,已经建成了394户,还有很大的空间。”该村的村支书告诉长江商报记者,作为恩施市第一批户用沼气的示范村,使用的户数相对较多。

  恩施市生态能源局主任漆世全说,目前恩施市有16个乡镇48个村共有4330户使用沼气。通过使用沼气,他们减少碳排放总计28532吨,交易所得399458美元,按照村民各自使用沼气的情况,进行相应补贴。

  恩施多山,长期以来,当地农民都习惯了上山砍柴烧火做饭。

  据介绍,推广沼气在恩施经历了三个阶段,分别是1958年,1978年,和2000年。1958年和1978年,恩施州政府先后开始谋划户用沼气布局,但由于当时的沼气池都是用泥巴做成,存在很大安全问题,同时由于漏气导致沼气的纯度不高,所以两次的推广都先后被搁浅。2000年,恩施州开始探索钢筋水泥建沼气池设施的工艺,并取得成功。截至2014年,恩施州共有55.22万户使用沼气,占全州总户数的79%。

  2004年恩施州政府申报世界银行贷款生态家园项目,并研究引进推广户用沼气清洁发展机制(CDM)项目。2006年3月正式筹备申报户用沼气(CDM)项目。2008年,“一池三改”工程完成。2009年2月19日,项目在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正式注册成功,并且和荷兰政府签订了6年的协议。

  2011年底,恩施州拿到第一笔碳交易资金,所交易的减排量是2009年2月19日到2009年12月31日这近一年内完成,这一年恩施州支付减排量50192吨,由于减排量而获得的碳交易达到210.5万元。

  “当时我们签的碳交易协议是每吨14美元,这在当时是比较高的。”漆世全说,能拿下这个项目很不容易。漆世全介绍,实现碳交易最大的困难有两个,第一,签订的协议必须是实体企业;第二,如何检测实际减少碳排放的量。

  为了解决第一个问题,恩施州以湖北清江种业公司作为项目实体完成注册,注册规模是“每年减少6万吨碳排放”。为了解决第二个问题,恩施州生态能源局每月采取“问沼气使用情况,沼气压力表是否充足,数当前种猪的头数”这种抽样方法对沼气使用程度进行检测,初步计算碳排放的数目,根据这个样本,世界银行CDM(清洁能源)项目组专家,每年来恩施州进行实地勘察,最终把减碳排放数据送到世界银行,决定碳交易的具体数目。

  在全州55.22万户沼气池中,有3.3万户参与到这个项目,当起“卖碳翁”。

  恩施州生态能源局副局长陈树生说,碳交易获得的项目资金,世界银行交给国家财政部,扣除一定的手续费和管理费后,国家财政部把钱打到湖北清江种业公司的账户上,经由他们,公司把钱打到恩施各个县市的财政局,依据恩施州生态能源局提供的沼气用户名单,县市财政局把钱直接打到用户的存折里。

  长江商报记者在白果乡《恩施CDM碳基金项目第三期资金兑现表》上看到,白果乡参与碳基金项目的250户村民中,共领到24482.50元,每户获得97.93元。

  世行牵线农民当跨国“卖碳翁”

  2014年12月31日,恩施州和荷兰政府签订的长达6年的卖炭协议即将到期。“我们目前还不知道会不会续约,但可以肯定的是,碳交易将是未来一个流行的趋势。”漆世全说,每吨14美元这个价格以后肯定会涨。

  “续约与否,我还不知道,我们目前在参加湖北省内的一个减排项目”陈树生说,当地将继续发展户用沼气。

  目前全州共有55.22万口沼气池,但参与了碳交易项目的只有3.3万口。“如果把全州的55.22万口沼气池全被纳入碳交易项目,是非常可观的。”陈树生说,目前面临的困难是,如何去注册更多的实体企业,让这55.22万口全都参与到碳交易项目里。

  但进一步发展户用沼气,同样面临着很大的困难。陈树生说,沼气后续维修服务跟不上,虽然说现在已经建成了沼气维修网,但由于恩施地形所限,网点分散,技术人员维修的路费成本往往高于维修所得费用。这样导致技术人员热情不高,从而户用沼气发展受限制。

  中国第一只碳基金—嘉碳基金管理合伙人宋建军表示,恩施通过沼气实现碳交易的模式具有可复制性。解决后续维修难的问题,可以成立公司,他主张从碳交易所得里面拨出一定的资金来维护初期的运行,“等他们盈利了这个难题也就解决了。”


来源:长江商报
时间:2014-11-21